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schen03 的博客

 
 
 

日志

 
 
 
 

13、庭院深深  

2009-12-30 14:56:42|  分类: 税负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到“国”字,就想到我们国家的一件国粹——墙。从万里长城,到全国大大小小的单位,再到千千万万的农家院落,莫不被那一圈一圈的围墙分隔着、包围着。中国毫无疑问是世界上围墙最多的国度,从物质到精神,从有形到无形,层层叠叠,蔚为壮观。

 

说说本人工作的这个大院吧。它照例有很大一圈钢筋焊接的围墙,墙上开两个缺口,是为大院的前后门。门口有保安24小时值守,是第一道岗;楼内有保安24小时值守,是第二道岗;此外,地下车库的入口有岗,从入口下去,车库里面还有一道岗。

哦,少说了一道:出大门百十米,与市政大马路的接口处,有一道岗,也有保安24小时值守。

 

来大院上班的,有200多号人。这200多号人,身份各异,又是一个圈套着一个圈。他们分别是公务员、事业编人员、工勤人员和雇员,这几个层次的人,都在体制内,所以统称为“有身份”的。

往下是体制外没身份的,也分为几个层次:首先是聘用人员,聘用人员里又分正式的合同工和非正式的临聘人员;临聘人员往下,是保安、勤杂工和保洁员,最后三种人后来统统划给了物业公司。

大院有后勤服务楼,从上到下,设4个餐厅,成4个圈。就餐的时候,有身份的在上面,没身份的统统在地下室。所以,即便是同在一个部门工作的人,例如司机班,尽管工作内容相同,但由于身份不同,开饭的时候还是要去往不同的地方。

 

日子一天天过去,谁都没感觉有什么不便。可是今年夏天,上面来了文件,要增加工资。与发达国家很不相同的是,我们这里的公务员是自己给自己加工资,也给体制内其他有身份的人加工资。文件来到大院,掀起轩然大波:同在一个锅里搅饭吃的人,增资幅度居然相差一倍:公务员身份的,每人每月平均增加3000元;而国家事业编人员,却只增加了1500元。这不是欺负人嘛?事业编不干了。

这个大院的事业编人数和公务员人数相差无几,势力较大,他们一会扬言说要集体上访,一会放话说要集体散步,制定政策的公务员顶不住了,一级一级往上报,最后由一号公务员签字,特批这个大院里的事业编在这次增资中跟公务员看齐~~

 

本来,聘用人员以下,属体制外,没有身份,不在增资之列。但大院的领导们考虑到以人为本,遂破例决定:聘用人员月薪在1800元以下的,加薪100元。取1800这个数,也许是巧合吧。事业编调资以后,最高工资可以拿到18000元,与1800刚好差10倍,比起11倍来,感觉上好多了。

当然,剩下的那三种人,一分钱没给加。他们中间有一个我熟悉,几年来表现特别出色,上上下下一片赞扬,去年年终的时候,物业公司一次性重奖他50元。

 

还没给大家介绍我们大院的行政系列和职称系列,那一级一级的,也相当好玩。

面对这一道道有形的无形的层层叠叠的墙,国内许多人已经非常习惯,甚至还欣赏并满足于它带给我们的秩序和安全感。人们不能想象也不敢想象,没有了这些墙,自己的生活会乱成什么样。

只有那些墙外的人,以及那些想要越过低墙爬上高墙的人,有那么一点点不忿。

 

深圳各中学常年雇佣2000余名代课教师。这些人都是从全国各地的申请者中千挑万选聘来的。在各自的岗位上,他们的教学质量往往是最好的,他们的工作量往往是最大的,但他们的月收入,又往往是最低的,只及正式教师的1/3或1/4。工资收入还只是一个方面,政府为体制内的自己人提供住房等各项福利,体制外的不能享受,哪怕他有深圳户口。一个体制内的朋友告诉我,他10年前用20万元买了套政府提供的福利房,现在那房子已明码标价380万元;而与他同时期来的体制外的中学教师里,有些还在望房兴叹。

很多人就不明白了,深圳官员喜欢讲“率先”,动辄率先这个率先那个,可在几十年里,居然没有谁在打破教师的身份藩篱上动上哪怕是一点点的脑筋,实实在在为自己同胞的权益“率先”一回。

 

钱钟书先生的《围城》里有一句名言:城外的想进去,城里的想出来。这句名言,用来形容婚姻什么的,特别形象,但到了名利场,似乎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名利场奉行另一条规则:墙外的想开门,墙里的想关门。刚刚还在墙外抱怨呐喊,一朝挤进墙里,就想着该关门了,如同挤公交时经常看到的那样。

这一规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决策者们总是倾向于“不许开门”、“赶紧关门”、“从严把门”,因为他们已经上了车,关门赶路,更符合已经上车的人的利益。

 

2003年年底,党中央国务院破天荒第一次召开全国人才工作会议,随即,整个2004年,全国各地像政治表态一般,层层召开盛况空前的人才工作会议。一时间,不是要打破这个就是要打破那个,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口号震天价响。几乎所有人都翘首企盼,说:人才的春天终于来了。

被这股热流激动,也被那边的朋友感动,本人又一次辞职,跑去上海,全副身心地干起了人才开发,一心要为人才的春天奉献点什么。可是那一年,也就怪了,企盼中的人才的春天,迟迟不来,第二年,还是不来。眼见得冬天过后还是冬天,才意识到我们大家被忽悠了。不得已,走人。

 

直至今天,全国上下,不但围墙依旧,而且更加的高,更加的厚,层次也更加的多。

那些看得见的物质的围墙,也纷纷加高加固。

 

唐福珍自焚以后,有网友发帖:此生最大的愿望,是找到一堵红墙,在上面画一个大大的圈,在圈里写一个大大的字——“拆”!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