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schen03 的博客

 
 
 

日志

 
 
 
 

故乡行(十一)  

2009-09-03 22:14:46|  分类: 回忆故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午饭是回酒店吃的,自助餐。菜品的种类、质量,让我对这个曾经熟悉的小县城刮目相看。尤其是那硕大的冰块上整齐码放的红光鲜亮的大虾,让人有种身处沿海的错觉。

汤有几种,我选了米琪。

米琪不是冰激凌,是当地人比较考究的一种家常饭。儿时的米琪是这样做的:一大锅水,烧开以后放入小米、玉米碴、萝卜丝和盐,一起煮,快熟的时候,再放入手工擀的用三和面做的切得很细的面条,起锅前加放酸菜或浆水菜,不放油,也不需要其他调料。

几十年没有吃米琪了,不曾想在这里遇上,却怎么也吃不出当年的味道。我相信,不是我的口味刁了,是厨师用料不够地道。没有玉米碴,没有萝卜丝,没有酸菜,没有以黄豆为主的三和面。用精米精面取代这些材料,怎么可能做出心目中那地道的米琪呢!

 

午后国保哥带我逛县城,我们来到县城东南的虎头山公园。出城的时候,发现昔日宽阔浩大的东河变成了整齐如槽的水渠,河沿、河床都用水泥抹得横平竖直,十分光滑。眼下正值雨季,河床却是干的,只在几个河段保留了润湿的水面。国保哥说那是从别处引来的水,做景观用的,不会流动。

在东河的河滩上,我亲身经历的三件事,终生难忘。一是68年春炮打程首创的那次盛大集会;二是文革中清理阶级队伍其间,曾把河滩作为刑场,枪毙了一个漏网地主兼现行反革命纵火犯;三是82年8月的特大洪灾。

82年8月2号发生在沁水和阳城的那场特大洪灾,究竟有多大?事后我看到了两种不同的说法:一个是当地太行日报的说法,是300年一遇;另外一个,是晋城市市长的说法,他给二哥的《洪碑》一书作序,说那次洪水是“千年不遇”。

300年一遇也好,千年不遇也罢,反正是让我给遇上了。我那是利用暑假,第一次带女朋友回家探亲,刚好在8月2号到达沁水,被困在了那里。8月3号早上,前往抢险的海军战士们用橡皮艇分两次把我和女朋友分别拖到沁河南岸以后,回望那汹涌的波涛,仍让人心有余悸。

3号傍晚,我俩历尽艰辛辗转回到阳城,却被挡在了东河的河滩上。东河大桥被卷走了,咆哮的洪水什么时候可以落下去,谁也不知道。为了尽快回家,我们不得不冒险爬上对岸村民临时架设的简易缆索,让他们贴着洪水一次一个地把我俩给扯过了对岸。我的脚刚踏上对岸的土地,两岸的围观人群居然不约而同地鼓起掌来,表明大伙刚才是为我俩捏着一把汗。

当我扛着行李牵着她,在黑夜里走完30里泥泞的山路终于到家的时候,已经是4号的凌晨。老爸是枪林弹雨里走过来的,听我讲历险经过,也惊出一身冷汗。

 

现在好了,东河上不远的距离就架设了两座桥。再遇洪水,即便有一座跨了,也还有一座备用(开玩笑啊,但愿它俩都固若金汤)。

而当年遍布卵石的宽阔的河滩地上,树起了成片的高楼,从虎头山望下去,颇有一番气象。

站在虎头山上,望着雾霭蒙蒙的东河,我按下了快门。

故乡行(十一) - 老木 - jschen03 的博客

(阳城,东河。大桥那边成片的楼房下,是当年的河滩)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