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schen03 的博客

 
 
 

日志

 
 
 
 

呼救记  

2009-10-07 11:24:06|  分类: 鸡零狗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让人痛苦、难耐的,还不是连绵的荒山,

                                                               而是钻进鞋里的那一颗小小的沙粒。”

                                                                                                        ——网络无名氏

9月10号下午,快要下班的时候,来了个奇怪的电话:来电显示是境外,接起来却没有声音,如此两次。同事说,这样的电话八成有诈,再来就别接了。

到家以后,电话又响,是部手机,从境外打来。接听,一个遥远的声音弱弱地传来,听得出带点家乡口音。对方自报姓名叫宋学军,山西阳城人,并说,他是我外甥的表弟。辗转找到我的电话,借了部手机从遥远的非洲打来,是求我想办法帮他回国。

下面是我从电话里了解到的事由:

他在家是农民,劳务输出到了安哥拉。他所在工地的承包方是中信建设十七局,项目经理姓李。承包方把工程层层分包给私人老板,他的老板也姓宋。私人老板拿他们不当人,每天干活13-15个小时不说,还没有加班费。前不久,老板用开水烫伤了他的眼睛,导致视力下降,看什么都模糊。他需要回国治疗,但护照却被李经理扣着。李经理开口索要2万元,说不给钱就不给护照。

我问他为什么不去大使馆求助?他说去了,求助的人太多,使馆根本不管。

我不信。

官员对百姓的麻木和傲慢,是出了名的,但那是国内;对外,牵扯到国家形象和政府声誉,那是马虎不得的。所谓“外事无小事”,是我们外事口几十年的祖训。

当晚,我找到中国驻安哥拉大使馆的官方邮箱,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身份,给张大使及其同仁发去一份颇为动情的求助信,恳请其关注并过问此事,帮助宋学军取回护照。

按照国际惯例,大使馆天然具有保护境外本国公民合法权益的神圣职责。所以我坚信,大使馆不会无动于衷,而且这件事极其简单,只需要使馆的商务处挂个电话给十七局,事情就不难解决。因为,十七局少不了商务处的关照;还因为,从根本上说,项目经理扣压公民的个人护照是非法的。

但是我错了。第二天,没有回话;第三天,没有回话;至今快一个月了,还是没有任何消息。他们真敢无动于衷啊!

 

等待期间,我没有停止寻找其他的途径,最后发现,还是商务部比较直接。因为,使馆的商务参赞都是商务部派的,而且商务部的对外投资和经济合作司本身就负有保护外劳人员合法权益的责任。

我上过其他一些政府部门的网站,比较起来,对商务部的网站最为满意,完全是一副服务型政府的架构:仅“公众留言”栏就分门别类开设了8个子栏目,而在“中文主站留言”子栏目里,又很细心地设置了“提交留言”、“发送至商务部邮箱”和拨打***电话咨询等不同的处理方式;更重要的是,网上公开出来的那些公众留言,不但都编了号,而且件件有回复。

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这个留言栏。根据留言须知,“批评性的留言建议发送至邮箱”,我于是点击了“发送至商务部邮箱”。尽管我不能断定,呼救信是不是批评性的,但还是觉得,中国的企业、中国的老板,在境外奴役中国的劳工,传出去总归不是什么好事吧,至少我作为中国人,觉着脸上无光。因此,本着“家丑不可外扬”的古训,发了个内部邮件,毕竟,我的目的只是救人。

没有消息。也没有给我留言编号。

后来,我不得不再次呼吁,用的是公开留言。

还是没有回音,没有编号。

看样子,公事公办是不行了。无奈之下,动用“关系”吧,要通了商务部一名官员的电话,他级别不低,是我同学,正在外面忙碌。听我说了情况,马上给我一个电话,说是会有人给我处理。我打了过去,那头的态度确实很好,热心地介绍我上“商务部中国企业境外商务投诉中心”的网站,投诉去。可是我一去才发现,它那格式设计都是法人对法人,自然人通不过。估计那位接电话的先生也不完全了解这其中的细节吧。

于是,又把我所知道的全部细节发给了我的同学。事到如今,只有寄希望于他了。

 

今年的中秋之夜,我没去看月亮,虽然深圳的天空很适合看。一个人呆在屋里,想念故乡想念亲人,也想念那个还在受苦、素未蒙面的宋学军。他的视力还能不能看到月亮?希望能吧,今夜,就让他和他的妻儿对着明月互诉相思。我没能救他回来,却可以不惊动他们今晚的神会。

 

我想起了前不久刚刚看过的两则报道:一个四川男子,在以色列打黑工,意外身亡。以政府知道后几次派人来四川了解他家人的情况,并按以色列公民的待遇抚恤他全家,直到父母终老、子女成人。另外一个例子,一位福建男子,死在澳洲的一个工厂。老板谎称他是来厂里看他的老乡时出的事,但澳洲政府不认可,经深入调查,也是打黑工。在重罚老板的同时,澳洲政府也做出了抚恤他福建家人的决定,抚恤金数额也是按照澳洲公民的标准,由政府按年支付。

 

多么希望,有那么一天,为“宋学军”们奔波、呐喊的,是我们的使馆、我们的政府啊!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