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schen03 的博客

 
 
 

日志

 
 
 
 

中国的心治传统  

2010-03-11 12:35:46|  分类: 国情琐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个公认的说法:中国有人治传统,因此现代化的必由之路,是从人治走向法治。

但是再深入点观察,就会发现:人治的核心是心治。

 

心治,其理论前提是劳心者治人,其不传之秘是帝王心术,其臣僚职责是体察圣心,其王法体系是诛心为上。

从上古时代起,尧舜禹就开始代代相传中国特有的“十六字心诀”,所谓“人心惟危、道心惟微”。被尊为“国之四维”的礼义廉耻,也全都是围绕臣民的思想意识做文章,始终不离一个“心”字。

可以说,“心治”凝结了中国封建政治的全部精华。

 

我们早已进入社会主义社会,但封建遗产并没有切割干净。从“干部”的身份限定,你或可看到劳心者治人的影子;从“城府”、“心计”、“舆论引导”、“层层领会精神实质”,你可以看到帝王心术、体察圣心的影子;从资讯审查和凤凰卫视的迎客松,你可以看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的影子;从网络屏蔽和敏感词过滤,你可以看到“非礼勿言、非礼勿动”的影子。

古往今来,统治集团总是自觉不自觉地紧紧围绕人们的思想意识做文章,这种现象有个说法,叫“得民心者得天下。”

这就是中国的政治。

 

与之对应的,是西方的脑治传统。柏拉图的《理想国》里,国家有如人体,劳动者是胸腹,武士是四肢,统治者哲学王,是国家的大脑,大脑靠理性治理国家。

理性思维的基本工具是逻各斯,即后来的逻辑,于是,逻辑的严谨性成了古代西方政治理论区别于古代中国政治理论的一个显著特点。代议制政府、权力制衡等一系列理论和制度设计,就是在这样的传统基础上,首先由英法等国的学者们在思想上演绎出来的。

就是说,多党制和三权分立不是资产阶级的发明,而是人类理性的发明。资产阶级只是在登上历史舞台以后,方便地利用了这些发明,使之成为了自己的统治工具。

 

农耕时代,心治的效果不亚于脑治,甚至在很多方面还略优于脑治。

首先,心治治本。抓住人的心,也就控制了他的行,而且比单纯对行的控制更彻底更有效率,更不容易反复,更有可能通过一代一代家族驯化自我约束。

其次,心治是综合治理。心悦诚服了,一通百通,会自觉地与朝廷在各方面保持一致,成为不折不扣的顺民,社会所支付的治理成本会大大节约。

最后,尽管鲁迅先生有仁者吃人的义愤,但至少在表面上,心治是一种温情脉脉的管制,比冷冰冰的法治多了些人情味。

 

进入工业时代,心治的弊端开始显露出来:金口玉言、微言大义的东西,心领神会的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大而化之山水写意式的东西,与机器大生产所要求的具体、准确、一丝不苟、精益求精,完全不能兼容。反之,以逻辑见长的西方脑治传统,如鱼得水,尽情展露出它的优越性。

 

我这里讲脑治而不讲法治,是因为见多了脑残者所立的法:理性不足,逻辑欠缺,互相矛盾,漏洞百出,高度抽象,难以操作......诚如斯,则第一要务就不是忙着立法,而是先长出脑袋来。唯有在理性光芒的指引下,才有希望达到健康的法治。

可见,法治是标,脑治是本;正如人治是标,心治是本。现代化的必由之路,应是先由心治走向脑治:要深谋远虑,不要随心所欲。

偌大个国家,如若没有与之对应的发达的大脑,那就真成了笨拙的怪物。

看看两会代表里那并不少见的弱智发言、弱智提案, 该知道此言不虚。

 

如今,许多有识之士越来越清楚地看到,政治进步的关键,与其工于心计,不如精于设计。然而由于传统的缺乏,也由于资讯的不畅,我们的制度设计极为不易。且不说总体设计,即便单项改革方案的设计,无论经济的政治的还是单纯行政管理的,全都是少数人关起门来搞,公布之后,每每令人不忍卒读。有如本栏开篇所举的那个例子,纯粹摸石头过河,走一步算一步。

没有远虑,必有近忧。不改变制度设计上的短腿和短视,想要不折腾,难。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