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schen03 的博客

 
 
 

日志

 
 
 
 

26号楼  

2010-09-19 09:52:38|  分类: 鲁宾斯医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那个男女服饰以蓝色为主的年代,26号楼连同旁边的25号楼,成了镶嵌在蓝色大海上的一座色彩斑斓的珊瑚礁。来自五大洲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穿着打扮各不相同的男男女女,把这片世外桃源装点得花红柳绿、生机盎然。

1978年初秋的那个早上,来自大洋彼岸的鲁宾斯融入了这片桃园。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他很快收起了从美国带来的各式服装,跑商店里买了一身蓝色的中山装。这个细微的也许是不经意的举动,一下子拉近了我俩的距离,肩并肩在校园里漫步,再也没有了不自在的感觉。

去年10月他来深圳时,带给我一张彩色照片,是当年在26号楼前拍的,照片里的他,就穿着那套蓝色的中山装。

 

26号楼的大部分留学生都跟鲁宾斯一样,开朗、坦荡,易于交往。只有那么两个比较极端的群体,始终难以融入我们共同的生活。这两个群体,一个来自非洲,另一个来自朝鲜。

非洲同学的穿着经常是过于张扬,什么艳丽戴什么,什么反差大穿什么。其中一个叫米歇尔的,据说是某国外长的侄子,不但张扬,而且肆无忌惮地追逐女同学,功课却一塌糊涂。他还是唯一一个拒绝与人合住的学生,宁愿一个人搬到一楼楼梯下面的储物间里去住。我进过他的那个储物间,没有窗户,但灯光刺眼;三面墙壁全是巨幅的裸女画像;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香水味,他走到哪里,这味道就被带到哪里。

朝鲜学生则是另一个极端:非常拘谨,非常内敛,标准服饰,胸前佩戴一模一样的领袖像章,而且无论男女,永远不会单独行动,包括去教室和进食堂。他们只结伴进过我俩的房间一次,礼节性地聊了一会儿,还开口闭口都是“慈父般的领袖”,连刚刚经历了极端个人崇拜的我都觉得忍无可忍。

还有一点:他们从来不在学校洗澡。校园里有两个大的澡堂,是中国学生用的,他们自然不会去;但留学生楼是每楼一个浴室,比大澡堂舒适得多,他们还是不肯进去。非要等到周末,由大使馆派车来接他们,才去使馆里洗澡。这在夏天,是非常难过的事情。

 

26号楼的入口处,挂一块小黑板,是官方的公告栏。学生们每一次进出,都给它行注目礼。那上面,经常会带给大家一些很开心的消息。

印象里最开心的一次,当属小泽征尔率领波士顿交响乐团访华那次,小黑板通知大家去留学生办公室领票。演出地点在首都体育馆,全楼的人没有一个缺席,全去了。

这是我第一次溶入交响乐。那大气磅礴,那婉转悠长,把我整个的人都吞吸了进去。

在我左边,隔两三个座位,有闪光灯自始至终不停地闪烁。演出结束站起身来,才发现是一位洋女士,冲我点头微笑。第二天,该女士居然找到了鲁宾斯,跟他打听昨晚坐在他旁边的那个中国青年。原来,她是位美国记者。她拍了我一晚上,是想做一则专题,告诉世界:经过10年浩劫,中国青年里居然还有人懂得交响乐!打听我,是想对我做进一步的采访。

哈哈,原来是这样。我笑着让鲁宾斯转告:我根本就不懂交响乐!

鲁宾斯搞不明白,“她说你听得十分投入啊?”

我说:瞧见没有,那边那个女孩,咱都不认识,但不影响咱俩欣赏她的美,对不?欣赏音乐和懂音乐,是两码事。

那位记者再没有出现。

 

26号楼 - 老木 - jschen03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