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schen03 的博客

 
 
 

日志

 
 
 
 

再说幸福  

2011-05-02 15:17:53|  分类: 人学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句格言:“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则各有各的不幸。”这句话反过来说,似乎也可以成立:不幸的家庭都是相似的,幸福的家庭则各有各的幸福。

“各有各的幸福”,缘于当事人对幸福的感受不同、理解不同,而感受和理解又取决于非常个性化的、各不相同的因缘际会。例如抚今追昔,例如左顾右盼,例如偶尔扑面的一阵秋风,都可能令某君伤感落泪,或欢乐开怀。有过一个很经典的段子:“我哭啊哭,哭自己没有鞋子,直到看见一个人,他连脚都没有,我才知道自己原来是多么的幸福!”幸福的魔幻品性和独特魅力,尽现于此。

 

幸福的因人而异,尤其表现在不同的人对于“不幸”的截然不同的态度。常人遭遇不幸,往往是真的不幸;而有些非常之人,遭遇不幸却可能因祸得福。“西伯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底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慧眼前瞻几百年的话,上述先贤当年的遭遇,幸还是不幸呢?

换言之,对于某些大根器者,遭遇不幸也许正是他的大幸。将其养在蜜罐里,反倒是毁了他。

 

正因如此,我向来不喜欢那种廉价的同情与施舍。我不敢说身陷困顿的人都是什么大根器,但不分青红皂白的所谓“爱心”,肯定对其中的某些人是“害心”。最近的一个例子,就是“公厕女孩”,上一篇博文《关于幸福的三个故事》,就是因她而写,只是限于篇幅,没有展开,现在展开来谈。

被称作“公厕女孩”的小雯姑娘,生活贫困是事实,但绝非过不下去。爷爷守公厕的固定收入,跟一个年轻力壮的打工者的收入不相上下,还省去了打工者不得不支付的房租,因此爷俩的生活应该还过得去。照片中小雯姑娘那十分感人的“灿烂的笑”,就很能说明问题,那不是一个身处不幸的女孩所能够装出来的。此外报道中还提到,小姑娘年纪虽小,却很懂事,很自立,学习成绩也很好。这一切无不表明,姑娘是在一个基本正常的环境下,茁壮成长。可是一夜之间,她那“灿烂的笑”就消失不见了,被“滥爱”给夺走了。

整个事件中,最挑动眼球的就是“公厕”和“灿烂”——极端的美好和极端的污臭并列,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和心理疑惑,使姑娘那灿烂的笑愈发不可思议。仔细阅读以后才明白,那爷俩原来不是住在“公厕”里,而是住在看守公厕的“工房”里。完全是不同的概念,滥爱者为了引人瞩目而故意给偷换了。

除非滥爱者有能力从根本上解除他们的贫困,否则小雯姑娘那质朴的、灿烂的笑,就永远也回不来了。那间工房曾是她们相依为命的家,那锅稀粥本能激起她满含幸福的笑,如今却经由上流社会的人们重新定义,成了她生活不幸的标志!

我说过不止一次:贫困是可怕的,但更可怕的是贫困者的贫困意识。一旦他们经由暗示而接受了“可怜人”的角色,他们这一生就很难不可怜。本人呼吁治贫而非扶贫,就因为扶贫在彰显强势群体“高尚”的同时,不断地矮化对方,直至他们成为真正的可怜虫。

我很喜欢爆红之前的小雯姑娘的笑。用心品味那纯真的笑,你不得不承认:幸福与金钱真的没有关系,幸福与社会地位也真的没有关系。把富二代或官二代的同龄子孙拉过来比一比,很怀疑他们中有多少人,能像小雯姑娘那样灿烂,那样自立,那样懂事。在这个意义上,该救助的是后者,而不是小雯姑娘。

 

当今世界,幸福生活的典型范式,大抵有三种:不丹式、丹麦式和美国式。不丹是第三世界国家里民众幸福指数最高的。他们知雄守雌,安贫乐道,不羡慕、不眼红别人的生活方式,也拒绝以传统和环境为代价参与国际经济竞争。他们为自己的幸福感到自豪。

丹麦为首的北欧五国,国家不强(例如没有核弹,不想登月,也不稀罕办一届体面的什么会),但民众很富,也非常知足,所以幸福指数全球最高,比同处欧洲的意大利等地中海国家高出一大截。

前面提到的《关于幸福的三个故事》里,“公厕女孩”出名前的自信和灿烂,是一种不丹式的欠发达社会的幸福;渔夫的理性、淡定、知足常乐、不图虚名,则有点像丹麦式的较发达社会的幸福。渔夫要是不明事理,听人蛊惑开始折腾的话,就会卷入对于幸福的第三种追求:美国式,或叫浮士德式。

浮士德一生奋斗,永不知足,是自强不息的新兴资产阶级的精神化身。可是“自强不息”这几个字,实在不值得褒扬。还有与《浮士德》同期出现、完全体现浮士德精神的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一味追求“更高、更快、更强”,把人类的贪婪品性表现得淋漓尽致。近代以来由美国引领的、80年代以来中国人奋起直追的经济大比拼,就如同一场扭曲的、打了吗啡的奥林匹克竞赛,劳神伤身、毁坏环境不说,在推高少数金牌选手的同时,也将绝大多数参赛者抛入了失败的泥潭。而胜利者自己,也未必善终。歌德当年早有揭示:对于浮士德,知足的一刻也就是他死亡的一刻;而迟到的满足也还是不真实——那只是浮士德对“胜利”的幻觉!

在我看来,《浮士德》一书对人类的忠告是这样的:争强、贪婪、痴迷“成功”、永不知足,都是与魔鬼为伍,最终必落得害人害己的可悲下场。而唯有上帝,或可拯救其灵魂。

 

19世纪后期开始,美国人做了浮士德。情况本来不妙,但他们相信上帝,所以他们终归有救。

可中国人呢?

 

行文至此,凤凰卫视里恰好传来邱正海先生的声音:韦伯在《新教伦理和资本主义精神》中表明了一个观点:市场经济在美国能健康运行,是得益于宗教信仰——资本家的心里有个做人的底线,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可某国人呢?

——引来了魔鬼,却赶走了上帝。

所以做起恶来,没有底线!

 

按照伟大诗人歌德的预言,他们必做靡菲斯特(恶魔)的奴隶。

幸福离他们,将愈行愈远!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