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schen03 的博客

 
 
 

日志

 
 
 
 

关于生存壁垒  

2012-01-13 15:02:40|  分类: 国情琐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报载,深圳市政协委员、市检察院唐姓副院长提交议案,建议设置“生存环境壁垒”,增加外来人口居住成本,让他们“不得不离开”。

这种针对本国公民的公然违反宪法的赤裸裸的歧视,引发网民围观是必然的。不过坦白地说,该项议案只是个马后炮。改革开放的三十多年里,来深圳谋生创业打拼的,何止亿万!却是一拨拨来,又一拨拨走,侥幸留下的,只是个零头。为什么?居住成本呀!生存壁垒呀!无论户籍壁垒、体制壁垒、身份壁垒、经济壁垒,还是形形色色的政策性壁垒,有几人绕得过去?所以说,唐副院长是马后炮。人家一直是那么做的,不说而已。他倒好,实话实说,连交上去的议案都忘了抹去拷贝的痕迹~~

 

再举一个只做不说的例子。2006年起,北京开始清理打工子弟学校,当年清理的学校数高达239所。20118月又有一批学校被明令关停,随即有一段视频在网上疯传,标题是《实拍打工子弟学校的最后一课 全班哭声一片》。本人愚钝,看过视频虽心有戚戚,但不曾怀疑清理者的动机,甚至认可了官媒的说辞:为了确保教学质量和孩子们的安全。不能因为是打工者的后代,就对孩子们不重视,对不对?

可两个月后,来自北京的体制内的朋友才给透了个底:那其实是对付外地人的一记狠招——其潜台词是:“农民工留下,老婆孩子得回老家!”

深圳的朋友里,有为这潜台词落泪的。

 

在中国活人,在中国旅行,在中国做事,有时候你真的要怀疑,这是不是一个统一的国家,还有没有统一的法度。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土政策,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潜规则,由这些土政策和潜规则构筑的土围子,一个连一个,一环套一环,看穿了,如高墙林立、沟壑纵横!贪腐之风愈演愈烈,就全是为了那些土围子,只有用财、用色,在土围子上轰出个缺口,才能难事变易、曲径变直。商圈有言:贪腐是中国经济的润滑剂。它对GDP的贡献之大,远远超出了常人的想象。

而对那些既没钱又没色还少了些胆量的,土围子就是他不可逾越的壁障。

 

遍地壁垒不符合市场经济的要求。可是经过这么多年,我们很多领域里壁垒依旧,甚至有增无减。为什么会这样?比较一致的说法是利益使然。没错,在铁壁高墙的那一边,确实有巨大的利益,和巨大的利益集团。可问题是,那巨大的利益是怎样形成的?为什么执政党万般努力却收效甚微,有时还得出了相反的效果?

这里有一个纯粹技术的问题。对于壁垒,要么不破,要么全破,就是不能搞有选择的破。貌似稳妥的双轨制、分步走,从来都是机会主义的温床。为了禁绝投机取巧,需要投入大量的资源,细化标准,增设门槛,不断加大监督力度,于是乎问题来了:初衷是要拆除篱笆,到头来却不知不觉地加高了堤坝、扎紧了篱笆!

此外,还有一个较为复杂的问题。壁垒越高的地方,利益也越大。在急忙破不掉的情况下,出于人的自然本能,外面的要设法进去,里面的就设法阻挠,有如挤公交,没上去的拼命挤,挤进去的则盼着快开车。而这个时候,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出现了:决定权。我们这里是由上了车的人、由壁垒里面的人说了算,所以,壁垒才越筑越高,越筑越多。卫道士们还理直气壮,言之凿凿,好像这都是中国的国情决定的,舍此之外,别无他途。

假如让车下的人、壁垒外面的人参与决策,会是什么样子呢?一定是另外一副样子。譬如说,给农民决策权,那么60年代大批饿死的就不会是他们;给农民工决策权,那么进城务工需要办“暂住证”的就不会是他们;给街头小贩以决策权,他们也不会在自身温饱还成问题的情况下,优先考虑什么市容市貌;给民办教师以决策权,那种凭身份定工资、同工不同酬、工资福利天差地别的各项政策、文件,压根也就不会出台;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上了车的人应该庆幸,壁垒里的人理当满足,可他们还是不满。唐副院长言犹在耳,广东佛山的一位人大代表又出言不逊:“百姓是教好的,不是养好的,就像溺爱的孩子不可能是孝子,溺爱的百姓也可能比较刁民!

一个政协委员,一个人大代表,都是上了车的人,有优越感是理当的。然而却不该歧视乃至糟蹋那些挤不上车的。歧视他们,说轻点是缺乏修养,不够绅士,与自己的身份不符;说重点是不知天高地厚,还有点纳粹意识。

他们显然没有看透,在一个遍布壁垒的社会,自己的那点优越感只能是相对的,只在那狭小的壁垒里有效,离开壁垒,自己会一文不名。如同很多城里人,以为中国的二元户籍制度只是坑苦了农民,而不曾意识到自己也是受害者。仅当他离开自己的户籍所在地到另外一个城市居住或工作,才突然意识到,自己也被归入了农民工的行列,自己的市民身份,这个城市它不认!

说两位的言论里有纳粹意识,是因为纳粹思潮的演进,也是从优越感出发,经过歧视发展到剥夺。而纳粹现象的实质,恰是“一个自感优越的群体,歧视和厌恶另外一个群体,遂以公权力之名,擅自决定另外一个群体的命运”。

一个群体决定另外一个群体的命运——文明社会几乎想象不出比这更残酷的事情!所以主张普选的人们,不是奢求最理想的结果,而是要避免最残酷的局面。

 

为了论证增设壁垒的必要,唐副院长说近几年深圳检察机关办理的刑事案件中,80%左右是外来人口所为,外来人口犯罪比例在总体上保持高位徘徊要限制外来人口犯罪,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控制外来人口总量,即驱离外来人口。

多么熟悉的声音!纳粹当年搞集中营,也是为了净化自己的生存环境啊!所以看了报道,我的第一个念头竟是:“纳粹离我们有多远?”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唐副院长的数据引用也是不严谨的。80%的刑事案件是“外来人口所为”,很让人怵目惊心,让人一下子就形成了对外来人口的负面印象。可实际情况又是怎样的呢?我手头有如下一组数据:2010年末深圳市户籍人口251.03万人,而包括流动人口在内的总人口数为1322万人。就是说,同期外来人口占到了深圳总人口的81%
显而易见,深圳市外来人口的犯罪率并不比户籍人口高。考虑到城市对外来人口的不公正对待,就更没有理由对这个群体的综合素质说三道四,没有理由处心积虑,增设壁垒以将其关闭在外。

封闭他人也就是封闭自己。将一个群体送进集中营的人们,需同时为自己准备好坚实的堡垒。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