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schen03 的博客

 
 
 

日志

 
 
 
 

临工的背后  

2013-01-26 14:43:56|  分类: 国情琐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里所说的临工,特指在公营机构提供服务的劳务工。这些劳务工也可能签了无固定期限合同,但在身份上,仍属于该单位的临时聘用人员。

随着网络资讯的勃兴,以往任何时代都少人注目的“临时工”一词,开始频频现于报端。有太多的公营机构,一旦爆丑,就回应说那是临时工干的。许多人不信,怀疑他们是拿临时工“顶包”;但我是信的,虽然我不排除有顶包的可能。

我相信,因为我了解;我知道在“临工”的背后,有诸多的隐情。

 

隐情一:临工何其多。

党政机关、事业单位,目前有多少临时工?坦白地说,没有统计,也无法统计。因为有些临时工是挂在别人的名下,却常年为公营机构服务,同时又不属于劳务派遣。

深圳某事业单位,编制内公职人员仅百余人,却雇佣了100多名劳务人员,分散在各个处室,做那些本该由公职人员去做而他们不愿做或不屑做的事。

此外,由于物业外包,常年有物业管理公司的百余人驻扎,专事收发、保卫、清洁、送水、养花、种草。

还有,该单位有干部培训任务,供培训对象入住的大厦,交给了外面的酒店管理集团经营,聘用员工也有百人。

粗略计算,常年在这个大院上班的超过400人,其中近四分之三与体制无缘,属临工性质。

当然,这个单位可能有点特殊。可深圳的哪一处衙门哪一家单位,没有自己的特殊情况?出得门去,随处可见的是协警、辅警和保安,而真正的警察,你难得一见。后者往往要几个小时才出来一趟,坐着警车巡视一遍替他们执行公务或帮他们执行公务的人,就像汤姆索亚看别人替他刷墙。

其实,这种现象也不是现在才有。早在上世纪80年代,笔者在煤炭系统工作时就了解到一个事实:一家上万人的国营煤矿,正式工仅有千人,这些人不用下井甚至不用干活,轮班下井的都是些编制外的农民工。

中国特色,由来已久。

 

隐情二:临工吃什么。

体制内的人由国家财政养着,临工在体制外,那么,临工吃什么?

答案是:小金库。

本来,一爆丑就拿临时工说事的那些个主,首先该责问的就是:你们哪来那么多钱,雇那么多临时工?可迄今为止,大小媒体都尚未追问。公众应该是不了解,了解内情的人呢,又一味地装糊涂,便将那最最可疑的所在,给放过去了。

公营机构的小金库,五花八门。形形色色的收费、变着法子的罚款、机关物业的出租、经营,都曾经是小金库的源泉。最早的时候,小金库的钱是可以自由支配的,奖金、福利、集体旅游,都在里面;后来不能自由支配了,就开始大量雇佣临工,替自己干活——享受也是福利,对不对?何况,通过招聘,还可以给有求于己的远亲近邻卖个人情呢~~

再后来,收支两条线,以禁绝小金库。但所有进步,都只是表面上的。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一样的钱换个人收不就结了?比如说机动车辆年检,不需要到交管部门缴费年检了,但缴费年检还是要的:到交管局指定的几家公司就是了。

请记住一点:有临工的地方一定有小金库;有大量临工的地方一定有规模很大的“小”金库。小金库查不出,是因为辗转腾挪,乔装打扮。然而,需要查吗?问问那些临工都吃什么吧!

 

隐情三:临工的身份。

资金来源上的隐情,决定了公营机构所雇用的临工,基本上都是黑工。这里说基本上,是因为有一些特殊的工种,例如厨师,体例上是允许各单位临时聘用的。总不能让咱的公职人员“亲自”造厨对吧?30年来,深圳的公务人员几乎是挨个儿到国外考察,却没有一份考察报告,告诉我们发达国家的公职人员是如何解决午餐问题的。倒是通过网络,我们知道了奥巴马总统的工作午餐中,外卖、盒饭,占了很大的比例。

说到身份,公营机构的临工是地地道道的三等公民。与同岗位、同科室的公职人员相比,工资差几倍、福利差百倍不说,有些单位连中午吃饭都不允许与公职人员在同一个地方、吃同一个标准。并且,诸如此类的公然歧视,还让你说不出口。因为,你是他雇的。做保姆的怎么可以跟主人攀比!

保姆就保姆吧,保姆也是一份正当的职业。可是后来,小金库风声趋紧,一些单位为了避嫌,就把自己聘用的临时工连同小金库悉数转移了出去,交给某个第三方,算他们的人,虽然临工们与这个第三方根本无任何关联。如此一来,临工就成了不折不扣的黑工,打官司都没有胜算,连保姆都不如了。

况且,由于是公营机构,劳动监察的触角本来就伸不进来。

有相当一部分民企,制定工资标准的时候是以公营机构的临时工做参考的。他们这样做有很大的好处,例如他们可以对员工讲:你们的工资标准已经不算低了。去看看那些公家单位吧,他们雇用的临工,工资还没咱高呢!

从这一点看,中国目前收入分配悬殊,打工一族工资收入过低,与公营机构的示范效应,有着莫大的干系。

 

总之一句话:在临工的背后,是黑金、黑工,是体制黑洞,是比公职人员个人腐败更其严重的国家腐败。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